与丝瓜视频类似的软件

Published / by admin

当来自八荒灵境竹的力量包裹住良逸的时候,良逸发现这股力量竟然是完全受风鱼游操纵的。

“这一株子竹是竹前辈赐予风鱼游的?”

良逸察觉到风鱼游对这一株子竹的掌控力,心中暗暗思量着。

八荒灵境竹本体已经是先天神物级别,正常子竹只能到后天灵物顶峰级别,而药都的那一株和这里的这一株子竹却是极为少有的到达了先天灵植水准。

掌握着这样一棵先天级别,同时还是可以借助本体力量的八荒灵境竹,风鱼游的真正实力算起来应当不弱于一般的第七境修士。

而等到风鱼游来到第七境开始接触法则之力的时候,这一棵八荒灵境竹还能在他手里发挥出更强大的实力。

裹挟着良逸全身的力量极为轻柔,几乎没有任何感觉的就带着良逸和白虎从刚刚的房间转移到了一处云雾缭绕的秘境浮岛之上。

等到双脚再一次踩在松软的泥土地上后,良逸这才打量起四周的环境。

浮岛周围云雾极为浓厚,良逸只能依稀判断出这座浮岛应当是漂浮在天上的样子。

一抹莹绿色的光辉从浮岛中心上空发出,化为一座玄奇大阵笼罩著了整个浮岛,将周围虚空的灵力聚拢在此处,形成一处人为因素造成的洞天福地。

浮岛周围云雾缭绕,并且性质还有些特殊,即便是以良逸的目光去看也感觉到有一股明显的阻力阻扰着他,让他看不到浮岛远处的景色。

“这是八荒灵境竹内部制造出来的,专门供渊战城修士闭关修养的地方,每一座浮岛都专属于一个修士,为了避免相互干扰,这才在周围虚空布下了云烟遮瑕阵。”

屌丝佳人纯真女郎很优雅

风鱼游看出来良逸貌似对于周围的奇特幻境有些好奇,这才出声为他解释道。

“原来如此···”

良逸这才恍然的点点头,这里让修士用来闭关的确是再何时不过了。

白虎伸出爪子,自娱自乐的不断拍打着眼前聚为一团的云雾,将其拍散之后又张开大口将云雾吸入,玩的不亦乐乎。

“苏道友闭关的洞府就在前边,青松绿竹石的正下方,季道友也在那里等候着苏道友出关。”

风鱼游微微一笑,柔嫩的玉指指了指远方天空中的绿色晶莹宝石。

“不知这位季道友是何人?”

迈步跟上风鱼游,良逸这才有功夫提出心中的疑问。

“你不知道吗?”

风鱼游倒是露出惊讶的样子,仿佛对于良逸不认识季凝巧有些意外。

“我应该知道吗?”

良逸一脸纳闷,他可不是什么喜欢主动攀谈并与人交朋友的那种性格。

“季凝巧,是药谷谷青牛前辈的孙女,也是谷生前辈的亲传弟子呀,相当于药谷的首席真传。”

风鱼游细细盯着良逸的眼睛看了一会,发现他的一脸迷惑不像是装得,这才缓缓开口说道。

“谷青牛前辈的孙女?”

良逸脑海中回想起之前在晴凉城遇到的那位谷青牛前辈,这位之前还帮了他不小的忙。

一般来说老人都会对自己的孙子孙女疼爱有加,自己如今竟然连谷前辈孙女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倒是有些惭愧。

“季道友和我是多年好友,这次苏道友受伤时正好她也在这里,我就让她来诊断苏道友的伤势了。”

风鱼游边走边将之前意外遇到谪仙前辈打算寻找药谷之人为苏幼仪疗伤,而刚好季凝巧在她旁边,就顺手接了下来这件事给良逸说了一说。

风鱼游这么一讲,良逸更加有些不好意思了。人家爷爷曾经救过师妹,如今人家孙女又救了一次师妹,这人情欠的有些大了。

三言两语之间,良逸在风鱼游的带领下就已经来到了青松绿竹石的下方,看到了一座正处在法阵笼罩下的恢弘洞府。

洞府上空一道帝冠虚影缓缓旋转着,无数道精纯的剑意如游鱼一样在虚空之中游动着。

而这些游鱼一样的剑意落在良逸的眼中却看到一些不同之处,那就是这些剑意貌似正在结阵!

少则两两三三,多则数十成百上千道剑意,在一种奇特牵引力的牵扯之下不断组成着各种各样的精妙剑阵!

等到剑阵刚刚组成便又会重新崩散,剑意相互打乱之后再一次不断组成剑阵。

只是这短短数个呼吸的功夫,良逸就看到这群剑意竟然组成了成百上千座完全不同的剑阵。威力比起之前一道道剑意单独作战的时候更是强了数百倍!

崩碎,重组!崩碎,重组!

这样的循环周而复始,生生不息,被如此折腾的剑意却在一道道剑阵的淬炼之下,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加锋利与闪亮!

良逸看的出来师妹这应当实在疗伤的时候有所悟了,如今正处在紧要关头,等到结束的时候就是出关的时候。

这下良逸也不着急了,施施然的收回目光,看向不远处在洞府前静默站立着,仰头注视天上帝冠的一道柔弱的少女背影。

不用风鱼游介绍良逸也能从那少女身上药谷特有的清新气质判断出,这位就是那位药谷谷主的土地,季凝巧。

少女一身碎花蓝裙随微风摇晃,在浮岛云雾之中如一朵遗世独立的蓝色雪莲花一样静默盛开在雪山之巅。

“巧巧!”

风鱼游在看到好友之后倒是神色兴奋,远远地就招呼了一声。

似乎是风鱼游的呼唤有些突然,良逸明显看到季凝巧的身子抖了一下。

“鱼游,你吓到我了···”

季凝巧转过身来,脸上带有一些委屈,声音听起来柔柔弱弱的。

“哈哈,开心嘛···”

风鱼游直接贴向季凝巧。

她最近被各种事忙的头都要炸了,季凝巧为了帮苏幼仪早日让伤势恢复也是夜以继日的研究着各种药理与丹方,两人很难凑在一起。

如今终于有机会能见到好友,风鱼游着实有些开心,心中也有些轻松之感。

良逸在一旁打量着被风鱼游称作至交好友的女子,容颜算不上绝世,但也称得上小家碧玉,像是邻家害羞的妹妹一般。

初看之下就让人觉得很是舒服,是那种初看不觉得惊艳,但越看越是喜欢的类型。

最让良逸注意的就是季凝巧身上那种由内而发的自然与清新,隐隐间有一种很好闻的草药萦绕全身,也难怪风鱼游直接贴上了她,这种味道的确容易使人浑身放松。

“你最近看上去也好累的样子呀···”

风鱼游这才注意到好友的脸上那与她之前一样掩盖不住的疲惫神色。

“谪仙前辈有托,凝巧不敢不郑重,再加上苏姐姐体内的伤一旦处理不好就容易留下后患···”

季凝巧声音软软糯糯的,声音不大却清晰。

在说这话的时候还悄悄打量了一眼良逸,这才注意到了风鱼游后边还跟了一名俊秀非凡的男子,随后赶忙害羞的收回目光,看起来极为内向。

虽然她没有说完,但良逸和风鱼游两人都明白了季凝巧的意思是什么。

“你自己就是炼药师,身体最重要不是吗?”

风鱼游有些气急,自己这好友什么性情她最清楚。

虽然看上柔弱乖巧,平常也的确如此,但一旦涉及到了炼丹或者救治别人这种事情就会变得执拗无比,谁劝都不好使,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

不过风鱼游自己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毕竟她也是忙起来不管自己身体的类型,至少在这一点上她们两人就有着惊人的相似。

面对着风鱼游生气的面容,季凝巧只是淡淡的微笑着,仿佛听进去了又好似没有听进去。

苏幼仪体内的伤势非常棘手,即便对她而言都是如此。除了谪仙前辈的拜托之外,这件事对她来说也是一次磨练,将苏姐姐治愈完毕也能让她从中获得不少好处,能让她的药道更进一步!

“良逸,能请你帮个忙吗?”

风鱼游看着好友眼角那疲惫,咬咬牙,转身看向良逸。

既然良逸之前能帮她大幅度缓解自己肉身与精神上的疲惫,那如今自然也能帮季凝巧。

风鱼游内心骄傲,很是讨厌欠人情这种事,几乎从不请求别人什么,但如今也没办法了。

别人肉身与精神疲惫可以服用丹药来缓解,可季凝巧自己就是炼丹的宗师级人物,能用的手段肯定已经用过了。即便如此还能如此劳累,可想而知这半个月来她耗费了多大的心神。

“我明白你的意思,季道友既然是为了医治师妹而如此劳累,这点忙自然是我分内之事!”

良逸面色郑重的先是对风鱼游说道,随后才转身看向季凝巧、

“治病救人本···本就是药谷之愿,良道友····不必感谢我···”

被良逸看着的季凝巧神色变得慌张起来,俏脸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两只手不知所措的交织在一起。

最后更是害羞的直接躲到了风鱼游背后,以此来躲避良逸的目光。

“抱歉,巧巧的性格就是如此,极为怕生,并非是针对你。”

感觉到自己后面衣服被紧紧攥住,风鱼游面色化为无奈,为了怕良逸误会,急忙开口解释道。

“这么怕生吗?”

良逸也是有些意外。

从境界上来看季凝巧与风鱼游一样应当属于第六境大圆满,可如此模样的第六境大圆满修士良逸还是头一次见。

“巧巧自小就深居药谷之中,几乎没有与外人接触过。虽然谷前辈他们也觉得如此不好,但巧巧天性如此,他们尝试过很多办法也无可奈何。”

风鱼游低叹一声,她与巧巧相识也是有着机缘巧合在,要不然巧巧对她也是如此这般。

“真是辛苦季道友了···”

良逸长舒一口气,性格如此却依旧为了医治师妹而尽心尽力,即便压抑天性也要救人,这样的品格值得良逸去尊敬。

“冒昧了···”

在风鱼游将悄悄的一只手从背后抓出来之后,良逸低声道了声歉,随后同样伸出手在季凝巧小巧柔软的手掌上轻轻拍了一下。

没有受到季凝巧的阻拦,青莲造化生的能量顺着季凝巧的手掌直接在身体内四散开来。

一股难言的舒适在全身舒展开来,半个月来殚心竭虑造成的疲惫瞬间消散了大半。

“这样的力量···”

季凝巧眨眨眼,双眸中透露出一丝讶异,悄悄从风鱼游的背后探出脑袋看向良逸、

要知道这半个月来每当她心神使用过度的时候,她就会有针对性的服用各种灵丹妙药来缓解这种疲劳。

这样虽然能缓解一时,但却会在药效过后对身体造成不小的负担,而当药效过了之后季凝巧就会服用新的灵丹来继续压制,这样一直持续了半个月之久!

刚刚她浑身上下透露的疲惫就是她压制了半个月的表现,如果不是为了需要亲眼看到苏姐姐安然无恙,她估计早就找个浮岛闭关睡去了。

而如今良逸传来的这股力量与灵丹服用的感觉完全不同,这是真的从根源来缓解**与神魂的疲惫,没有任何后遗症存在的。

对于这样的力量季凝巧心中有些心动,因为在刚刚一瞬间里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数十种能完全应用这种能量的丹方。

只要在那些丹方之内加入这种奇异的生机能量,那么药效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甚至能直接抹除丹药的负面效果!

脑海中不断翻腾着各种丹方与药方,以及各种有着这种效果的灵药,这种状态下的季凝巧甚至都不再怕生,反而两眼亮晶晶的盯着良逸,仿佛要把他看穿一样。

“这样的力量不用来炼丹实在是太可惜了!”

季凝巧声音柔弱,饱含遗憾的对良逸说道。

“你要是来当炼药师的话,应该会成就惊人的、”

良逸闻言眨眨眼腈看向风鱼游。

风鱼游却只是两手一摊,示意季凝巧就是这样的人。

看着还在凝眉苦思,嘴中不断嘀咕着各式各样丹方的季凝巧心中不禁有些好笑,没想到真如风鱼游所说,只要涉及到药道方面,就会执拗无比。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