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小说app免费下载

Published / by admin

叶枫很了解李蔓。

李蔓看着他唱歌的时候,眼里仿佛有很多话想说,但终究像潮水一样,慢慢的收了回去,内敛起来,无波无动,留下来的只有一个背影定格在那里。

叶枫不禁苦笑。

哪怕两世为人,自己终究不过是俗人一个。

台下的人很多,跟叶枫搭讪,要qq号的人也很多,大多都是女孩子,甚至有校乐队向叶枫伸出了橄榄枝,只要叶枫加入进来,就让他做主唱。

“三哥,三哥,刚才你唱的是真牛逼,那些女的都为你疯狂起来了。”沈裕也凑了过来。

“唱的是真不错,走,我请你们去吃夜宵。”学生会副主席李秋明也跟沈裕在一起,叶枫属于他找来的人,在校庆晚会上出风头,他自然也跟着出风头。

“先不吃了,我找我女朋友聊点事,下次吧。”

人群中。

叶枫看到了和王娜离去的李佳,他挤开人群,追了上去,王娜见叶枫来了,便找了个借口走了,李佳本来是也想跟着王娜走的。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这么一走,好像走的毫无道理,于是就忍着心里的不适,留了下来。

“走走?”叶枫对李佳说道。

春天到了 美女也来了

李佳点了点头。

夜色下。

两个人顺着学校中心道向人工湖的方向走去,叶枫几次想开口都不知道怎么说,他知道李佳心里肯定会多多少少有点不舒服。

“你兄弟怎么说的?”最终还是李佳先开口。

叶枫摇头:“没看到他人,等他回宿舍的时候,我再问问他怎么回事。”

“王娜是我朋友。”李佳说道。

“我知道。”

叶枫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会,他看着李佳的身影,问道:“你生气了?”

李佳眨了眨眼睛,回视着叶枫:“我为什么要生气?你觉得我会生气的点在哪里?”

叶枫一下子哑然。

是啊,为什么会生气?

就是跟人家唱一首歌,还是主持人要求的,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心虚呢?说到底是因为那个合唱的人是李蔓,也是自己的前女友,所以自己会下意识的心虚。

想了想,叶枫还是开口了,歉意的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在我下面表演的人是李蔓,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上去演唱的。”

李佳心里很别扭,在看到李蔓上台的时候,就很别扭了,在主持人要他们两个合唱一首歌的时候,李佳心里更加别扭了。

可是别扭归别扭,但她还是用口型无声的对叶枫表态说“唱”,归根究底,她是不想让叶枫觉得自己太过小气,但是听着身边那些陌生同学小声的议论叶枫和李佳真的有点神仙眷侣,杨过小龙女的画面感时,李佳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了。

她是女人,女人的直觉很准,她看得出来,那个李蔓眼里对叶枫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也正因为心里的这些情绪,李佳真的很想看着叶枫脸质问一句,下面表演的是不是李蔓,跟你上不上台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好躲着她的。

难道你对她余情未了,所以你心虚?

“她心里应该还有你的。”李佳撇过头,言不由衷的说道:“我是女人,我看得出来。”

叶枫牵住了李佳的手:“瞎说什么呢,她心里什么想法跟我又没什么关系。”

“真的?”李佳抬起了头。

叶枫眼神清澈:“真的。”

“这还差不多。”

李佳转怒为喜,略带喜意的哼了一声,然后借着对叶枫嘱咐道:“你那个室友,你真应该说说他,真的太过分了,他什么意思嘛,毕业玩完了,说不要就不要了?”

“嗯,我一定说他。”

叶枫点着头,然后和李佳在人工湖边上绕了一圈,送李佳回宿舍,在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还看到一对情侣腻在一起,几乎要控制不住的样子。

叶枫路过的时候,故意咳嗽了两声,把他们吓的立刻分开了,然后和李佳离开了,走远了之后,李佳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捶打着叶枫,说你实在太坏了,就故意咳嗽的。

叶枫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说道,那当然,母校90年庆典,哪能容得他们在这做苟且之事。

李佳娇哼一声,切,你又是什么好人,还不是大色狼一个。

叶枫哼哼的看着李佳,眼神故意看她娇挺的上围:“你是不是又想体验一下什么叫真的大色狼?”

“你可别乱来啊,不行,我得离你这坏蛋远一点。”

李佳吓了一跳,红着脸,然后跑开了,生怕叶枫做什么让她害羞的事情,在学校里随时有人路过,她可不敢。

……

回到宿舍后,叶枫一直在等王浩回来,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才看到脸色憔悴的王浩回到宿舍,穿着笔挺的西装,黑皮鞋,也做了发型。

王浩长得不差,身高一米七六左右,平时的时候有点嘻嘻哈哈,今天没了笑容,一丝不苟的样子却有了精英人士的模样。

他在闷头抽烟,见到叶枫醒了之后,低声说道:“谈谈?”

“嗯。”

叶枫点了点头,从床上起来了,然后和王浩来到了楼下一个没人的角落。

“还记得我跟徐雯分手的那天在车上跟你说了什么吗?”

王浩给人的感觉一下子成熟了很多,眼神也不再迷茫,不待叶枫回道,他便接着说道:“我说徐雯连努力的时间都不给我,就一下子将我判了死刑,我很无力,也觉得很不公平,怎么能努力的过程都不给,就把我否决掉了,还不服气的想,不让我试试,怎么知道我不行?”

“现在我想明白了,有些路是有捷径的,人们看你,不看开始,也不看过程,他们只看结果,你结果是什么样的,他们就给你什么样的眼光,什么样的待遇。”

王浩笑了笑,语气感慨:“这些天我一直和孙老师还有潘老师负责接待,安排住宿,教育局领导,科研人员潘老师他们负责接待,我们几个接待回校的学长,学姐,能够有脸回校的什么人,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都是从东城大学走出去的杰出校友,在各个领域都有了出色的发展,然后堂堂正正的回了学校,我从他们身上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这个社会,一旦走出校门,衡量别人的尺子不再是道德,也不再是人品,而是钱,**裸的就是你有多少钱,多现实啊?”

“可社会就是这么现实。”

王浩如此说道。